当前位置 >> 主页 > 玉米脱粒机 >
贫苦、饥馑、疫情 塔利班面临多重困难
日期:2021-08-21

  阿富汗塔利班宣告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大部分国际储备资产遭冻结,经济窘境加剧
  穷困、饥荒、疫情 塔利班面临多重困难

  当地时间8月19日,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扎比胡拉·穆贾希德在社交网站发表声明,在阿富汗脱离英国统治、独破102周年留念日之际,塔利班发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

  自从占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以来,塔利班屡次向外界承诺和平过渡,组建一个多方介入的政府。

  当地时间8月17日,在塔利班占领喀布尔后的首场新闻发布会上,该组织的发言人穆贾希德说,“我们正在当真地组建政府,待组建实现后将向外界颁布”。他表示,塔利班将“组建一个有各方参加的‘伊斯兰政府’”。

  无论阿富汗将迎来一个什么样的政府,这个政府都必需面对该国严峻的干旱、饥饿、疫情跟贫苦等问题。因为长期战乱,阿富汗国库充实。自塔利班占据喀布此后,本国政府和国际机构解冻了阿富汗的海外资金,国际援助机构也暂停了援助。

  “从一个武装组织过渡成一个负义务且容纳多种政治观点和生活方法的政府,不是一件轻易的事。”独立研讨机构“阿富汗剖析网”的研究职员比杰勒特撰文称。

  挑战1

  大部分国际储备资产遭冻结

  据亚洲发展银行(ADB)官网的数据,截至2020年,阿富汗47.3%的人口生涯在贫穷线以下;2019年,34.3%的阿富汗就业人口日均收入低于1.9美元(购置力平价)。

  世界银行官网发布的对阿富汗截至2020年的经济情形的总体评估称,阿富汗的经济非常懦弱且依附于国际援助,阿富汗政府约75%的公共支出资金来源于国际援助。

  近日一系列针对塔利班的经济制裁,可能令阿富汗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据《纽约时报》报道,阿富汗中心银行前代办行长艾哈迈迪18日表示,中央银行90亿美元的国际储备资产中,约70亿美元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FRBNY),拜登政府已经冻结了这部分资金。其余部门的国际储备资产在一些欧洲银行的账户中,也可能受到美国政府所谓“长臂管辖”的限度。

  艾哈迈迪通过社交媒体表现,“塔利班能够取得的资金可能只占阿富汗国际贮备总额的0.1%-0.2%”。

  据新华社新闻,国际货泉基金组织(IMF)18日宣布,临时冻结原定于23日向阿富汗发放的现值大概4.4亿美元特别提款权(SDR)。该组织发言人在一份邮件声明中说,目前国际社会在承认阿富汗政府方面缺乏明白性,“因而该国无法获得特殊提款权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其余资源”。

  美国《西雅图时报》称,去年11月,寰球60多个国家曾与阿富汗政府达成协定,在之后四年时光内向阿富汗供给120亿美元的援助资金。近日,德国和欧盟都表示,可能不会向塔利班把持的阿富汗提供这笔资金。

  此前,塔利班的重要收入来源还包含毒品交易等非法活动。据“德国之声”报道,毒品商业占到其收入的60%左右。

  但在17日举办的消息宣布会上,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许诺,阿富汗将不会出产任何毒品,将来将是一个无毒国度。这象征着假如塔利班信守承诺,其资金起源将受到考验。

  挑衅2

  粮食缺乏 1400万人面临严重饥饿

  摆在新的阿富汗政府眼前的,除了庞杂的财政问题,还有紧急的干旱、饥饿问题。

  “阿富汗有1400万人面临严重饥饿,这是一场人性主义危机。”联合国世界食粮打算署(WFP)在阿富汗的负责人玛丽·艾伦·麦克格罗蒂说。

  据“联合国网络电视”18日中午的直播,麦克格罗蒂表示,目前阿富汗严重的干旱,加上新冠疫情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多种因素使得阿富汗本已严格的粮食短缺问题可能演化成一场灾害。

  麦克格罗蒂说,干旱造成阿富汗超过40%的农作物歉收,畜牧业同样受到影响,战斗又让成千上万的阿富汗人颠沛流离,“当地急需食品”。

  国际组织救助儿童会(Save the Children)18日发表申明称,“十分担忧”阿富汗的儿童可能会见临重大的饥馑,在塔利班接收后,该国际组织已经暂停了支援工作。

  “即使在塔利班动员攻势之前,阿富汗面临饥饿的人数也排在世界第二”,该组织在声明中表示,“预计今年阿富汗5岁以下儿童中,有一半将严峻养分不良,须要专门医治才干存活。”

  挑战3

  卫生体系遭繁重打击 防疫状态堪忧

  17日,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表示,对目前阿富汗的新冠疫情传布感到担心。

  英国《独立报》报道,8月15日塔利班接管喀布尔后,世界卫生组织表示,很多阿富汗人都在几天前流亡到这座城市,目前这里讲演的新增确诊病例正在增添,弱势群体正处于疫情暴发危险之下。

  世界卫生组织东地中海区域办事处主任艾哈迈德·曼达里(Ahmed Al-Mandhari)发表声明称,此前曾方案差遣一支医疗服务小组前往阿富汗,但由于当地保险局面渐变,这一规划被搁置。“目前急切需要确顾全国(阿富汗)卫生服务的持续性,服务的耽搁或中止会增长疫情暴发的风险,导致软弱的群体无奈失掉要害的救助。”

  曼达里呐喊塔利班和阿富汗各方维护卫生工作者和卫生基本设施,“数月的暴力事件对阿富汗脆弱的卫生系统造成了沉重打击,此前该国已经在新冠疫情中面临基础医疗用品短缺的问题。”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最新疫情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9日,阿富汗累计确诊病例达152363例,死亡病例达7043例。目前,阿富汗完玉成程疫苗接种的人口只有0.58%。依据结合国的说法,因为检测率低和缺少全国死亡登记,“阿富汗的新冠确诊病例和逝世亡总数可能被低估”。

  挑战4

  多地爆发反对示威活动 局势未暧昧

  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核心主任朱永彪此前接收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阿富汗有大批军阀权势、处所势力,塔利班自身的构造也比拟疏松,组织派别较多,这导致阿富汗仍有可能呈现一些不可控的局势。

  17日,阿富汗前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宣布本人是“正当的常设总统”。他表示正在联合其他军事领导人反对塔利班。“加入抵御活动”,萨利赫通过社交媒体表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向塔利班抬头”。

  《印度教徒报》称,萨利赫仿佛正在集结民兵组织和游击队抗衡塔利班,已经联合了艾哈迈德·马苏德领导的抵抗军。

  艾哈迈德·马苏德是阿富汗历史上著名的反塔利班军事引导人的儿子。马苏德通过《华盛顿邮报》撰文称:“咱们中有一局部前阿富汗正规军的士兵,他们对指挥官的投降觉得讨厌。一些前阿富汗特种军队的成员也参加了我们。”

  据俄罗斯卫星通信社报道,当地时间8月17日,萨利赫的部队和塔利班正在潘杰希尔峡谷邻近鏖战。

  此外,阿富汗多地暴发了反对塔利班的示威运动。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在喀布尔以东的贾拉拉巴德市,18日有多少十人举着黑、红、绿三色阿富汗国旗游行。社交媒体上传播的视频显示,东南部的霍斯特省也有抗议者手持阿富汗国旗游行。

  此前逃离阿富汗的前总统加尼,8月18日通过社交媒体发表视频讲话。据新华社报道,加尼表示他支撑塔利班与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等阿前政府官员举行会谈,盼望谈判获得胜利。目前正在与有关各方协商,以返回阿富汗持续为阿富汗国民服务。

  此外,国际社会是否否认新的阿富汗政府,同样有待察看。

  新京报见习记者 陈奕凯 向晨雨 【编纂:叶攀】